首页 > 2002年1月17日 > 西班牙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逝世

西班牙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逝世

分享人:橘子味道2016-01-31


卡米洛·何塞·塞拉

  2002年1月17日,西班牙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逝世。

  卡米洛·何塞·塞拉(Camilo Josê Cela,1916~)西班牙小说家。出生于西班牙加利西亚省的小镇帕德隆。父亲是西班牙人,母亲是英国人。塞拉在马德里念完中学后,先后学过医学、哲学和法学。当过军人、斗牛士,也做过官员、画家和电影演员。1957年当选西班牙学院院士,稍后又担任国会参议员。60年代曾在英、法、美大学作巡回讲学。

  1936年,塞拉以诗集《踩着可疑的阳光走》踏上文坛。成名作是长篇小说《帕斯夸尔·杜阿尔特一家》(1942年),这部作品开“战后小说”的先声,奠定了作家在西班牙文学史的地位。塞拉的代表作《蜂房》由于对佛朗哥政府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因此尚未出版就遭到查禁,它的第一版是在阿根廷首都出版的,该小说被算作西班牙当代第一名著,评论家们认为,要谈西班牙战后文学,第一要谈《蜂房》。塞拉是位多产作家,在从事文学创作的50多年里,出版的作品已达40多部,其中重要的还有《静心阁》 (1943年)、《小癫子新传》(1944年)、《考德威尔太太与儿子的对话》(1953年)、《金发女人》(1955年)、(193年的圣卡米洛节》(1969年)、《早待第五集》(1973年)、《为两个死者演奏的玛祖卡舞.曲》(1983年)和《圣安德烈斯的十字架》(1994年)等。此外还有大量的短篇小说、散文、游记、诗歌和剧本等。

  在西班牙文学史上,塞拉是继塞万提斯、加尔多斯之后又一个里程碑,是当今西班牙最负盛名的作家。他在创作上受流浪汉小说影响较大,现实主义既是对西班牙古老文学传统的继承又与先辈大不相同,显得极不“规矩”,被称为西班牙的新浪潮派作品暴露了佛朗哥政权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对反动统治发出了抗议。在艺术上,多用譬喻,语言隐晦,曾有人专为他写了一部辞典:《塞拉用词的奥秘》。

  1989年10月19日,瑞典学院宣布把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西班牙著名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以表彰“他的作品内容丰富,情节生动而富有诗意”“带有浓郁情感的丰富而精简的描写,对人类弱点达到的令人难以企及的想象力”。消息传出后,在世界文坛上引起了一番争论。198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中,有略萨、帕斯、富恩特斯、格林、格拉斯、昆德拉、欧茨等一大批世界公认的名家,而塞拉居然力挫群雄,荣摘桂冠,不少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方面当然也说明评奖时存在着一定的片面性,但另一方面也得承认,塞拉确实是一位富有挑战精神和革新精神的作家,不仅是战后复苏和重建西班牙文学的先驱者,开辟了一代文风,而且对拉丁美洲的文学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1995年,塞拉又获塞万提斯文学奖。

  塞拉是位多产作家,在他从事文学创作的50多年里,出版的作品已达40多部,其中重要的还有《静心阁》 (1943年)、《小癫子新传》(1944年)、《考德威尔太太与儿子的对话》(1953年)、《金发女人》(1955年)、(193年的圣卡米洛节》(1969年)、《早待第五集》(1973年)、《为两个死者演奏的玛祖卡舞曲》(1983年)和《圣安德烈斯的十字架》(1994年)等。此外还有大量的短篇小说、散文、游记、诗歌和剧本等。

  1989年,由于他的作品“带有浓郁情感的丰富而精简的描写,对人类弱点达到的令人难以企及的想象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1995年,塞拉又获塞万提斯文学奖。 《踩着可疑的阳光走》 、 《帕斯夸尔·杜阿尔特一家》 、 《静心阁》 、 《小癫子新传》 、 《考德威尔太太与儿子的对话》 、 《金发女人》 、 《193年的圣卡米洛节》 、 《早待第五集》 、 《为两个死者演奏的玛祖卡舞曲》等 。

  其他小说包括:《蜂巢》(The Hive)(1951年)、《1936圣 卡米洛纪念日》(San Camilo,1936)(1969年)、《为亡灵弹奏马祖卡》(Mazurka for Two Dead People)(1983年)、《克利斯托对亚利桑那》(Cristo versus Arizona)(1988年)。

  剽窃罪名成立 污名尽染

  在断断续续审理了漫长的11年之后,巴塞罗那一家法庭于2009年4月末终于裁定,已故西班牙大作家、198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卡米洛·何塞·塞拉剽窃罪名成立。法官根据双方举证、自行研读,以及两份专家报告认为,塞拉生前的小说《圣安德烈斯的十字架》中,有多个段落“改写”自女作家玛丽亚·德尔·卡门·福尔莫索的小说《卡门,卡麦拉,卡米尼亚》。两书手稿曾同时竞争1994年的行星奖,但塞拉的小说最终胜出,同时赢得5000万比塞塔的巨额奖金。福女士的小说参评在前,塞拉的作品则直到报名截止前最后一天才交稿,其间有近两个月充裕的“作案”时间。

  此前,西班牙媒体广泛报道,塞拉多年秘密雇请枪手,替他写出小说初稿,他再以自己的风格加以润饰成书。《圣安德烈斯的十字架》也是先请人捉刀,拿《卡门,卡麦拉,卡米尼亚》做底本,改头换面而成。

  文学专家指出,尽管两书在叙述技巧和情节结构上“极为不同”(福女士的小说以全知型的第三人称叙述,而塞拉用的是第一人称),但“雷同或相近”的段落仍多达65处。最为明显的是,两书故事均发生在加利西亚的拉科鲁尼亚;均始于1931年西班牙第三共和国的建立;均有叫哈科布的男主人公和精于纸牌的女主人公。

  塞拉和福尔莫索女士均已去世,此案现由福女士的儿子赫苏斯·迪亚斯·福尔莫索诉入公堂,塞拉的出版商行星出版集团亦被列为被告,福尔莫索指其出卖母亲的手稿,与塞拉联手剽窃,内定获奖,以从中共同图利。

日期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