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统佩雷斯 以色列“常青树”的佩雷斯去世 他带走了一个时代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9-02-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2016年9月28日,惊获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先生去世,非常悲痛。

  我见过他四次,他还送过我一本自己签名的书。第一次是以色列使馆组织的新闻发布会,第二次是奥运会期间在鸟巢附近他住的宾馆,第三次是在新浪直播间一起做直播,第四次是我访问以色列,拜访他的和平中心。

image.png

  他带走了一个时代。

  这位93岁的长者,出生于一战后,奋斗于二战中,与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一道,缔造了一个国家。

  襁褓之中的以色列,急需力量。佩雷斯和美国、法国纵横捭阖,终于打造了以色列强大的空军。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这位睿智的老人,在20世纪90年代铸剑为犁,和拉宾一道,化干戈为玉帛,和巴勒斯坦签署了举世瞩目的《奥斯陆协议》。

  此后的剧本是,拉宾被刺杀,阿拉法特举着颤抖的手,终究未能在戴维营协议上签字,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和平遭遇重挫。

  进入20世纪,阿拉法特、萨达姆、卡扎菲等中东呼风唤雨的人物相继去世。只有佩雷斯,从总理到总统,再到筹建佩雷斯和平中心,一心为着和平事业持续努力。

  他在有生之年,完成了从普通人、战士、领导者、和平使者的身份变换,最终,他去世时已然是一个哲学家。

image.png

  他的言论,他的思想,早已不是巴以冲突,不是阿以矛盾,不是中东局势,而是关于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这,才是真正的政治家

  如今的中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伊斯兰国暴力肆虐,叙利亚苦苦挣扎,利比亚、埃及、伊拉克前景不明。我们无法知道佩雷斯弥留之际,有没有对这些问题的解答;我们知道的是,当这个世界上有历史纵深感的政治家凋零后,剩下的,要么是为一己之私谋利的威权统治者,要么是为了选票敢于做任何承诺的政客。

  如今的世界,全球化、自由贸易遭遇挑战,特朗普这样的政客大受欢迎。东方和西方、宗教和宗教之间、文明与文明之间、不同政治制度之间,分歧加大,哪种跨越东西和宗教文化、为人类未来着想的政治家,凤毛麟角。

  可以说,佩雷斯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政治家。

  佩雷斯有生之年多次访问中国,毫不掩饰对中华文明的热爱。北京奥运会,恰逢周末,按照犹太教的习俗他必须休息,不能坐车。但是,他为了表达对中国的尊重和支持,以87岁之高龄,从宾馆步行到鸟巢,令人感动。

  他的影响,不仅限于政治。

  80多岁的佩雷斯,依然是个创新者,依然对新事物充满兴趣。以色列有个年轻的企业家,想出了给电动车换电池,而不是充电的主意,跑去找佩雷斯。佩雷斯听了,立即行动起来,亲自找法国、意大利等国的汽车制造商谈合作,此刻,他不是前总理,而是一个对新鲜事物孜孜不倦追求的孩子。

image.png

  此项目最终失败,但这种尝试给行业带来了变革和新思维。

  佩雷斯无论身份多高,从来对任何人都和蔼可亲,90岁高龄之际,还帮助以色列拍摄了一部佩雷斯找工作的宣传片,风行世界。一个前总统当群众演员,世所罕有。

  但是他做了,因为他叫西蒙·佩雷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culture.guanhuaju.com/a/2019/0212/829109.html

标签:以色列总统佩雷斯 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 以色列佩雷斯 雷斯 西蒙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阿诺尔德·勋伯格的创作分为几个时期?每个时期分别有什么特点 后一篇:阿诺尔德·勋伯格:美籍奥地利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和音乐理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