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降表 为什么说两个降将害死了北宋?金人攻宋,起因于一个人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8-08-10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众所周知,北宋是被金人灭掉的。

  金人攻宋,起因于向宋要一个人,宋先是不给,后来被金人逼急了,杀了一个长相相似的人交差,谁知未能骗过金人,金人以此为借口,发动了灭亡北宋的全面战争。

  金人向北宋要的那个人名叫张觉(又叫张珏、张仓),本为辽国将领,辽国进士,官至辽兴军节度副使(耶律大石的副手)。

  公元1123年,金宋签订“海上之盟”,两国联合攻打辽国,在这场战争中,宋军的表现堪称丢人,金军却大获全胜,占了辽国大部。

image.png

  当时张觉为辽国平州守将,以平州降金,被封为临海军节度使、平州知州,不久,金人把平州升格为南京,命张觉出任南京留守。

  平州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张觉被“委以重任”,可见对他这个降将,金人还是比较信任的,不然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把他调离这个重要岗位。

  可他不好好工作,整天却在心里打小算盘,觉得自己不该降那些“野蛮人”,降宋才是上策。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爱北宋,但说明他对北宋的爱,真的是真爱,因为当时的北宋,已经虚弱得不能再虚弱了,这从宋军丢人的表现就能看出来,窥一斑而知全豹嘛。

  所以说,对北宋若不是真爱,他是不可能产生“降宋才是上策”那个念头的。

image.png

  不知张觉是否有保密意识,反正他的保密工作没做好,金太祖听说他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很不高兴,派使臣刘彦宗和斜钵去传谕,大意是说,平山一郡再也不是小小的平州了,升格为南京了,而让你担任留守,可以说对你恩重如山了,你还不满足?为什么还心怀异志?你心里到底咋想的,给朕说说嘛。

  张觉才懒得跟他说呢,1123年五月,他在密林中暗杀了经过平州去广宁的中书令左企弓、枢密使虞仲文、给事中曹勇义等几个金国高官,投降了北宋。

  想必所有人都痛恨叛徒,女真人也一样,既然好话说尽,这家伙仍然不给面子,那还说什么呢,打吧。

  金国派去收拾张觉的,是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弟弟完颜闍母。

  当时张觉有五万兵马,驻扎在润州(治所在今河北省秦皇岛市海阳镇)近郊,从锦州出发的完颜闍母,两次大败张觉,第三次却来了个大逆转,在一个叫兔耳山的地方,完颜闍母被张觉大败。

  捷报传到北宋,北宋高兴惨了,又是任命张觉为平州节度使,又是对其军队大加犒赏。

  当年十一月,金太祖换了个人,换成完颜宗望,命他去讨伐张觉,完颜宗望在平州城东大败张觉,而且阻断了他逃回平州的路,张觉只好往北宋的燕京逃,完颜宗望向北宋要人,宣抚使王安中把张觉藏了起来,然后对完颜宗望说,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你到别处去找找吧。

  完颜宗望说他逃到你们这里了,老子亲眼看见的,你交不交?不交也可以,到时候别后悔。王安中怕了,找了个长得像张觉的,一刀砍了,交给完颜宗望,可是有认识张觉的金国人,仔细一看,发现不是张觉,把完颜宗望气坏了,特么居然跟老子玩这一套,既然你们不愿意交,那老子自己带兵来取!

image.png

  王安中急忙请示宋徽宗,皇上您看怎么办?

  赵佶说,还能怎么办,你打得过女真人吗?打不过只好牺牲张觉啦,反正他只不过是个降将。

  接到圣旨,王安中就把张觉从藏身的仓库中抓了出来,而在这之前,给他定的“罪状”早就准备好了,杀他之前,还得装模作样地宣读一番,张觉破口大骂——如果说老子有什么罪过的话,那就是相信了你们这些鼠辈!

  王安中命人勒死张觉,砍下他的脑袋,送到围困平州的金兵那里,女真人把张觉的头挂在营前,挂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看看吧,好好看看,这就是叛逃的下场。

  张觉以如此方式被杀,跟着他投降过来的将士都哭了。

  他们的心不但痛了,也寒了,走的走,逃的逃,瞬间消失了大半,很多人投了金。

  为了自保,连自己人都出卖,一点担当都没有,这样的皇帝,这样的朝廷,这样的国家,值得咱们为其卖命吗?

  北宋如此对待降将(而且还是人家主动来降的),也让郭药师打了个冷战,他说:“如果女真人来要我的脑袋,皇上会不会给呢?”

  和张觉一样,郭药师也是降将,只不过比张觉厉害多了。

  郭药师,今辽宁铁岭人,原为辽国“怨军”统帅,后来以涿、易二州归宋,宋令他守燕山。

image.png

  张觉的生命,并未换来平安,女真人反而以“张觉事件”为借口,以宋朝接纳平州叛军为由,大举兴兵伐宋。

  公元1125年,完颜宗望奏请攻宋,得到批准,仅仅两个月后,金国大军就浩浩荡荡地开来了。

  有人说,张觉这家伙把北宋害了,若不是他引狼入室,“小小的金国”,怎么敢挑战体量比它大得多的北宋呢?

  此言差矣,早在宋、金联合攻辽时,宋军的糟糕表现(连一个燕京都没拿下)就暴露了它的虚弱,它看起来个子不小,却让女真人觉得不过是个浮肿病人,一个充气皮球。

  这样的皮球,值得去捅一捅。

  再说郭药师。

  实际上,郭药师降宋,并非一时冲动的“激情犯罪”,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起因是当辽军遭受一连串失败后,掌权的萧皇后对汉人不再信任,作为常胜军(郭药师的“怨军”已于1122年被改为“常胜军”)统帅,郭药师自然在不被信任之列,萧后甚至到了担心他们叛变,打算吃掉他们的地步。

  对于这一点,郭药师在上给北宋的降表中,表达得明明白白——本人本来对大辽忠心耿耿,无奈被萧后报之以怨。

  在那道降表中,郭药师还表达了自己对宋朝强烈的民族认同感,而且坦率地承认,他降宋是迫不得已。

  接到郭药师的降表,宋徽宗心里比蜜甜。

  他甜的不是又被认同了,而是郭药师手里那支军队,马上任命他为恩州观察使,依旧知涿州诸军事。

  随郭药师一同来降的常胜军其他首领,如张令徽、刘舜仁、甄五臣、赵鹤寿等人,也各有安排,隶属于宣抚都统制刘延庆。

image.png

  作为降将,郭药师明白,若不做出点成绩,是很难获得信任的,所以跳槽伊始,他就来了个华丽亮相,奉命攻打燕京时,仅率千人为先锋,先派了解燕京情况的甄五臣带领50名常胜军,随老百姓混入城中,一举夺了迎春门,大军随后进入后,把燕京的7个城门都夺了。

  夺取燕京城,似乎易如反掌。

  关键时刻,愚蠢无能的宋将(应该是刘延庆)下了一条错误命令:尽杀城中契丹人和奚人。

  只能说,宋将真会玩,居然敢不按常理出牌——这时候最需要做的是安抚城中百姓,而无论这些百姓是什么人,可他却下令杀人。

  这一杀,就激起了那些人的激烈反抗,加上火速回援的辽军把宋军围在城里,双方苦战三天三夜,又无一个援兵,最后撤出来的,只有郭药师和部下杨可世及数百名士兵,其余六千多将士全部战死。

  作为主帅的刘延庆,这时候本应支援城内,他却把自己的军营烧了,不战自溃,拼命逃跑过程中又被辽军追杀,还是郭药师救的命。

  这次奇袭,郭药师的计谋不可谓不高明,却因错误的民族政策和猪领导,而功败垂成。

  尽管败了,但郭药师的表现,还是令宋徽宗很欣慰,除了“进安远军承宣使,拜武泰军节度使。(宣和)五年(1123)正月,加检校少保,同知燕山府”,又召他入朝,赐给宅第姬妾,还在后苑延春殿亲自召见,把郭药师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史书记载:“药师拜廷下,泣言:‘臣在虏,闻赵皇如在天上,不谓今日得望龙颜。’帝深褒称之,委以守燕,对曰:‘愿效死。’”

  宋徽宗又赐给他两金盆和一件御珠袍,并官加检校太傅。

image.png

  金人以“张觉事件”为由大举侵宋的时候,郭药师已经降宋两年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为北宋打过多次胜仗,还于1123年七月,在腰铺那个地方大败辽国奚王萧干,乘胜追过卢龙岭,又杀伤过半,“逼”得其部下杀了萧干,把首级献给宋军。

  一个月后,郭药师又在峰山大败萧干的部下夔离不,活捉阿鲁太师,解除了辽国残余势力对宋的威胁。

  然而,当他准备与大举侵宋的金军大干一场的时候,发生了“张觉事件”。

  当堂堂帝国的皇帝,竟然卑鄙地出卖一个真心归降的将领、张觉的脑袋被砍下的那一刻起,郭药师的心冷成了一坨冰,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假如金人也要我的脑袋,不知道皇上给还是不给?

  因为那时他还有一个“身份”,也就是金人所说的幽云地区的“逃犯”,他的名字,还在金人的黑名单上。

  君不可信,臣不可靠,将不可战——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自从宦官谭稹出任河北、河东、燕山府路宣抚使,继童贯之后成为主持北方前线防务的主帅后,郭药师感到,他在北宋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因为谭稹一上任,就开始组建一支叫“义胜军”的军队,打算取代他的常胜军,而且义胜军的工资待遇是常胜军的两倍,导致常胜军士兵纷纷跳槽,加入义胜军。

  郭药师没钱给士兵张工资,为了防止他们跳槽,只好在他们脸上刺字。

image.png

  金军大举侵宋,开始于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十一月,他们兵分两路,完颜宗望亲率六万东路军,自平州入燕山。

  西路军则由完颜宗翰率领,也是六万,自云中入太原、下洛阳,既可阻断西北宋军援助开封之路,又可防止宋徽宗向四川逃跑。

  完颜宗翰的西路军进展不顺,竟然被太原的孤军拖住。

  东路军却顺利得有点不科学,接连攻下檀、易二州,简直势如破竹。

  为什么会这样?金人自己都蒙了。

  他们哪里知道,自从“张觉事件”发生、义胜军组建后,驻守燕山府的郭药师心里,就已经有别的想法了。

  郭药师不是不能打,而是不想打了。

  十一月二十六日,金军东路军攻下澶州后向燕山府逼近。

  当然,郭药师并非一开始就不想打,当完颜宗望看到郭药师的军队“戈甲鲜明,步伍整肃”,不但他的将士们有点怕怕,他自己也有点怕怕,然后他“乃东向望日而拜”,向太阳神借了点勇气,才下令诸部进攻。

  两军很快进入鏖战状态,正当金兵败相已露,部将张令徽却撒丫子逃了。

  这燕山府,还守得住吗?咱们降了吧,他劝燕山知府蔡靖。

  蔡靖不答应——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咱们还没败,咱们还有人,还能坚持,为什么不坚持呢?郭药师就把他绑了,和转运使吕颐浩等人一起押到金营,向完颜宗望投降。

image.png

  郭药师投降后,燕山府失去了与女真人对抗的军事力量,燕山六州很快落入女真人之手。

  对于郭药师,《金史》有过这样的评价:郭药师者,辽之余孽,宋之厉阶(祸端),金之功臣也。

  他确实是金的大功臣,若不是他把燕山六州拱手献给女真人,若不是他降金后一直充当女真人的向导和军事顾问,若不是宋徽宗下岗、宋钦宗上台后完颜宗望担心宋人已做好准备想退兵,他鼓励他说“南朝兵”打仗不行而且防备空虚,所以一直打下去才是正确的选择,就不会有后来的“靖康之变”。

  而地球人都知道,“靖康之变”是北宋灭亡的标志。

  郭药师的行径,自然为人不齿,后人给他戴了一顶“三姓家奴”的帽子,似乎也不过分,然而,如果没有宋徽宗杀降导致他寒心,并且担心自己哪一天也会被出卖,在遭到失利时,他会首先选择投降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culture.guanhuaju.com/a/2018/0810/817132.html

标签:北宋降表 北宋“降金”第一人 北宋杀蜀降兵3万 完颜 燕京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卡拉布里亚海战:地中海战场的最大规模较量 后一篇:荅子是什么人?荅子突发横财,为什么妻子吵着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