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八一九事变 八一九事变和苏联解体有什么关系?是八一九事变导致苏联解体的吗

血色妖姬

分享人:血色妖姬

2018-07-08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20世纪90年代初,在苏联加速演变和新联盟条约即将签署的形势下,1991年8月19—21日,发生了戈尔巴乔夫被停止履行总统职责而又复出的重大事件。

  8月19日清晨,苏联电台播发《苏联领导的声明》,宣布“鉴于戈尔巴乔夫由于健康状况不可能履行苏联总统职责和根据苏联宪法”,苏联总统全权移交给副总统亚纳耶夫,由亚纳耶夫等8人组成“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管理国家,并在一些地方实行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声明确定,“苏联宪法及法律在苏全境具有绝对至高无上的效力”。同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表《告苏联人民书》,说国家“面临致命的危险”,由戈尔巴乔夫发起并开始的改革政策“已进入死胡同”。它“决心采取重大措施,使国家和社会尽快摆脱危机”,呼吁全苏公民大力支持。在这之前,即18日傍晚,戈尔巴乔夫在克里米亚黑海休养地已被软禁。

image.png

  事情发生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立即宣称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及其发布的一切命令和决定都是“非法的”,号召举行总罢工。同时,俄罗斯领导人还要求在24小时内安排叶利钦同戈尔巴乔夫会晤,要求废除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各项决定和解散该委员会。莫斯科市和列宁格勒市市长都发表声明,宣称拒绝执行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支持叶利钦。一时两种政治势力形成了严重对峙。

  而此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对苏联政局表现了极大的关注。美国总统布什19日发表声明,谴责“苏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是违背宪法的政变,称他已向叶利钦保证,美国将支持戈尔巴乔夫的权力,并说苏联事态如此发展下去将影响美国援助苏联的立场。据报道,“八一九”事件发生后,美国国防部下令战略部队及一些前沿基地部队进入“高度战备状态”,以防不测。欧共体也于19日表示,由于苏联局势出现新的变化,欧共体可能考虑暂停或中止对苏联的经济援助。

  次日,莫斯科、列宁格勒和一些共和国的领导人分别发表声明,拒绝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上街游行和聚集在俄罗斯议会大厦支持叶利钦的群众已达数万人。受命攻占该大厦的部队拒绝执行命令,一部分戒严部队也倒戈,戒严已失控。21日凌晨,叶利钦的支持者和莫斯科戒严部队发生冲突,伤亡数人。下午,国防部下令撤军,事变领导人放弃了他们已经开始的行动。同时,叶利钦主持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会议,决定派代表去克里米亚将戈尔巴乔夫接回。当晚,戈尔巴乔夫发表声明,“他已完全控制了局势”。22日,他回到莫科斯,赞扬叶利钦在反事变过程中“起了卓越作用”。“紧急状态委员会”起事失败,其成员有的“自杀”,多数被捕,曾支持它的一批党政军高级干部也被捕或被撤职。

image.png

  “8·19事变给苏联带来严重后果,对国际共运也带来巨大的消极影响。苏共被反对派赶下政治舞台,国内掀起反共浪潮,各共和国的独立步伐加快,苏联迅速陷于解体。

  8月23日,叶利钦下令“中止”俄罗斯共产党活动。第二天,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职务并要求苏共中央自行解散。2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决定,“暂停苏共在苏全境的活动”并对苏共领导机关进行审查。各共和国的共产党继俄罗斯之后有的也被中止活动,有的被宣布为非法,有的则宣布脱离苏共并更换党名。苏共处于分崩离析状态。叶利钦威信倍增,掌握中央机构大权。其他共和国对急剧膨胀的大俄罗斯主义感到强烈不安,加快了它们的独立步伐。至10月底,除俄罗斯和哈萨克外全都宣布了独立。9月6日,联盟中央决定,承认波罗的海三国独立。一些共和国也相互承认对方的独立,但各共和国之间的政治、经济矛盾愈演愈烈。

  面对全国工农业生产进一步大幅度下降和通货恶性膨胀等问题,10月1日,苏联12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会谈,确认必须在联盟范围内立即缔结主权国家经济共同体条约。但这时是否仍签署新联盟条约,已成了矛盾的焦点。戈尔巴乔夫、俄罗斯联邦和中亚5个共和国各自出于不同的考虑,仍主张在各共和国之上保留某种形式的统一国家。以克拉夫丘克为首的乌克兰对此坚决反对,并于12月1日以其全民公决的方式宣布完全脱离苏联。这对戈尔巴乔夫和新联盟条约的签署是致命一击。

  12月7—8日,俄罗斯联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国领导人就苏联的前途问题在明斯克秘密会晤,并签署了《明斯克协定》。协定宣布三国组成“独立国家联合体”,并称“苏联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实体将停止存在”。12月21日,除格鲁吉亚外的苏联11个加盟共和国在阿拉木图又签署了《关于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议定书》,并发表了《阿拉木图宣言》。宣言再次宣布,“随着独立国家联合体的成立,苏联将停止存在”。

  明斯克公报发表后,原苏联中亚五个国家——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领导人表示,愿意成为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平等创建国。12月21日,除格鲁吉亚和波罗的海三国外,苏联的11个加盟共和国首脑在阿拉木图举行会晤,正式宣布独立国家联合体成立,并把苏联已不复存在和独联体不设总统职位的决定通知了戈尔巴乔夫。会议通知还要求戈氏即日将“核按钮”交给叶利钦,把“军队最高统帅权”转给武装力量临时总司令沙波什尼科夫将军。

  12月23日,叶利钦来到克里姆林宫与戈尔巴乔夫进行了长达八小时的单独会谈。叶利钦同戈尔巴乔夫讨论了戈退休后的待遇问题,确定戈的退休金相当于在任时工资,每月4000卢布(当时合60美元),保留别墅和两辆汽车,20名保卫和服务人员及现享受的公费医疗。

  戈尔巴乔夫在无可奈何中同时交出军权和“核按钮”,同时也把一批珍贵历史文件亲手移交给叶利钦。

  12月24日,苏联总统新闻处发表消息,说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已联合发布命令,决定联盟机构,包括总统机构和跨国经济委员会从1992年1月2日起停止活动。同日,戈尔巴乔夫在会见意大利驻莫斯科大使说,辞职后他将担任社会经济和政治理论研究基金会领导人。

image.png

  图 莫斯科街头散落的镰刀斧头

  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最后一次作为苏联总统分别与美国总统布什、法国总统密特朗、英国首相梅杰和德国总理科尔进行了电话交谈。在电话中,布什赞扬戈氏使苏发生了历史性的转变。当天19时整,戈尔巴乔夫通过苏联中央电视台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辞职。在这次电视讲话中,戈尔巴乔夫回顾并评价了他的总统生涯。在列举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承认这些年来的改革导致的一些严重后果。他说:

  鉴于独立国家联合体成立后形成的局势,我停止自己作为苏联总统的活动。作出这一决定是出于原则性考虑。

  我坚决主张各族人民的独立自由,主张共和国拥有主权。但是同时主张保留联盟国家,保持国家的完整性。

  事态沿着另一条道路发展,肢解国家和分裂国家的方面占了上风,对此我是不能同意的。即使在阿拉木图会晤并作出决定后,我的这一立场也没有改变。

  此外,我坚信,如此重大的决定本应该由人民自己投票作出。

  尽管如此,我将尽一切所能,使那里达成的协议导致会中的实际和睦,并且有助于走出危机和改革进程。

  我最后一次以苏联总统的身份向你们发表讲话,认为必要对一九八五年所走过的道路作出自己的评价。更何况这方面还有不少相互矛盾的、肤浅的和不客观的结论。

  命运就是这样,当我担任国家领导职务的时候,已经清楚,国家的情况不妙。我们国家什么都不缺:土地辽阔,油、天然气和其他自然资源丰富,人也不笨,可是我们的生活却比发达国家差得多,而且差距越来越大。

  原因是明摆着的——只为意识形态服务,挑着可怕的军备竞赛重担的社会,在官僚命令体制的压制下喘不过气来,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许许多多的局部改革尝试,一个接一个地失败了,国家已经没有前途。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下去。一切都应当加以根本改变。

  因此我从未因为我没有利用总书记职务尽情“作威作福”几年而感到遗憾。我认为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和不道德的。

  我懂得,在我们这样的社会进行这种规模的改革,是极其困难的事情。然而,我今天仍然确信一九八五年春天开始的民主改革在历史上是最正确的。

  国家革新和国际社会根本变革的进程,比能够预料到的要复杂得多。但是已做的一切应该受到应有的评价。

  社会获得了自由,在政治上和精神上得到了解放,这是最主要的成就,我们对此还没有充分的认识,因为还没有学会利用自由。

  但是,已经做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

  ——极权制度已被消除,这种制度使国家失去了早就成为幸福繁荣的国家的机会;

  ——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实现了突破,自由选举、新闻自由、宗教自由、代表制权力机构、多党制成为现实,人权被认为是最高原则:

  ——开始走向多种成分经济,确立了各种所有制形式的权利平等。在土地改革范围内,农业开始复兴,出现了家庭农场,数百万公顷的土地正在交给农村居民和公民。生产者的经济自由已经合法化,经营活动、股份制和私有化也已开始实行起来;

  ——在经济转向市场时,重要的是要记住这是为了人。在这一困难时期,一切都应该为了人的社会保障,尤其是当这涉及到老人和孩子的时候。

  我们生活在一个新世界中:

  ——结束了“冷战”,停止了军备竞赛和国家失去理智的军国主义化,它们曾使我国经济、社会意识和道德严重扭曲。消除了世界大战的威胁。

  我想再次指出,在过渡时期,我尽了一切努力来保持对核武器的可靠控制。

  ——我们对世界开放,不干涉别国内政,不在国外使用军队。我们得到的回报是信任、团结和尊重。

  ——我们成为在和平民主基础上改造当代文明的主要支柱之一。

  ——各个民族、各个国家获得了选择自己的自治道路的真正自由。对我们这一多民族国家进行民主改革的探索使我们走到了签署新联盟条约的门槛外。

  所有这些变化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经过尖锐斗争,同时遭到过时的旧势力和反动势力强烈的反抗,以及来自以前的党和国家以及经济机构的反抗,受到我们的习惯、意识形态偏见、平均主义和依赖心理的抵制。我们对待这一切没有耐心,政治素质低,害怕改革。

  正因为如此,我们失去了不少时间,新的制度还没有建立、旧的却已经摧毁。于是社会危机更加激化。

  我了解对目前的严重形势的不满,也知道对各级政权机关以及我本人活动的尖锐批评。但是我要再次强调,在如此巨大的国家里,而且带着如此沉重的遗产进行根本改革,是不可能没有痛苦的、没有困难的和没有动荡的。

  八月叛乱使总危机达到顶点。危机中最有害的是国家解体。直到今天我还对我国人民失去一个大国的国籍感到不安,它会给所有人带来十分沉重的后果。

  我认为极端重要的是保留最近几年的民主成果。它们是饱经痛苦后得到的,用我们的整个历史,我们的惨重经验换来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以任何借口抛弃这些成果。否则对美好未来的一切希望都将被埋葬掉。

  ……我是怀着忧虑不安的心情辞职的。但又是满怀希望的,相信你们,相信你们的才智和精神力量。我们是伟大的文明的继承人,现在这一文明能否振兴,走向现代化的为之无愧的新生活,将取决于大家,取决于每个人……

  当日19时32分,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立69周年即将来临之际,在克里姆林宫顶上飘扬的苏联镰刀和锤子国旗在阴沉暮色中徐徐下降。19时45分,一面俄罗斯的红、蓝、白三色国旗升上克里姆林宫。由列宁亲手缔造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从此成为历史,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已经走过了它最后一天。冷战也终于划上了句号。

  独联体成立后,11国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不断开会,协调内部关系。签署了关于战略力量、关于共同探索宇宙空间、关于前苏联国外财产等方面协定,宣布支持俄罗斯继承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拥有核武器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4国元首宣称忠于不扩散核武器,致力于削减核武器。但各共和国之间的经济、领土、民族等关系极为错综复杂。前苏联的各种经济联系有40%以上是跨共和国的,各共和国的边界有70%是未明确划分的,7000多万人居住在非本民族地区。独联体内部尚有许多重大问题急待调整解决。

image.png

  独联体各国的经济状况不断恶化。1991年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11%。俄国政府决定实行休克疗法,自1992年1月2日起全面放开物价。市场上的商品有所增加,但价格惊人。生产下滑的趋势没能遏止,失业人口增加,人民生活水平明显下降。多次出现抗议游行和罢工。乌克兰采取较为渐进的经济改革措施,认为当务之急是制止生产下滑。它处处感到俄罗斯的钳制和压力,极力发展民族经济,尽快建成真正独立的国家。其他各国也面临众多社会经济问题,它们从本国利益出发,做出各不相同的调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culture.guanhuaju.com/a/2018/0708/815326.html

标签:苏联解体八一九事变 中美关系 苏联解体 苏联解体 苏维埃 明斯克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明灭夏之战之中的大夏国是怎么回事?四川明升夏政权简介 后一篇:东欧剧变爆发的原因是什么?导致了怎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