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 小孩 励志 字画 为何古人热衷于“冯玉瑛”字画而非“马士英”?竟是因为...

八月盛夏

分享人:八月盛夏

2018-01-1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明朝宰相马士英为何不如秦淮八艳的妓女?相传马士英的画画得好。应该是真好,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时江南人家多百般搜求马士英的画,非常喜爱。喜爱是喜爱,将马士英的画买回来,或用别的字画、古董换回来,请高手将落款的名字改掉:马字添两点变冯字、士添笔划改为玉、英字给加个偏旁变瑛字,如此,马士英变成冯玉瑛,这样,江南人家才愿意将落款冯玉瑛的画张挂于客厅书房。客人来访,观画若问:这冯玉瑛是谁?主人从容而答:秦淮河边一个妓女。客人:啊!画得真好!

  自古无奸不才,大奸大才更远的不说,宋朝的蔡京、秦桧都是极有才的,蔡京、秦桧为人奸险,然字都写得极好。明朝的奸相严嵩也是有才的,不仅写得一手好青词,书法也是极好的。南明小王朝,残山剩水,风雨飘摇,偏安江南一隅,其内阁首辅大臣(宰相)马士英也有才,马士英的奸名虽没有以上几位响亮,但也因为人贪鄙无远略,复引用大铖,日事报复,招权罔利,以迄于亡,为士大夫和史书不齿。

blob.png

  这里面有问题,犯了考据癖者必然问:落款固然可更改,然印章如何改?某试言之:从前人观画,大约不像现在人这样,见字画就趴在上面像验尸一样看,或像警犬一样嗅来嗅去地看,那不是一般观画者的气象,那是小字画商人的作派,大字画商想必也不会那么做,见多了,望其气象即可,一眼望去即可知真伪。此其一;其二,从前中国人住房,即便是明堂,采光也不像现在这样好,所以,一般人家挂的字画,就起个补壁装饰作用,看也看个大概。第三,从前人家玩儿字画,不像现在这样神经质,除非罕见精绝妙品,就是很随便地挂,没人有意查看你家挂的是谁的作品。所以,愚以为,一眼看去是冯玉瑛即可。

  此事见清代阮葵生笔记,阮氏为人严谨,所记即便为传说,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什么用意?桃花扇底看南朝,当时朝代交替,面对清廷的强悍杀伐,士大夫阶层出现了分化,有的殉国、有的隐逸、有的投降。相对那些变节投降的,偏偏秦淮河边的青楼女子,表现出了士大夫平居所倡导并力行的民族气节。

  也就是说,江南人家宁愿挂妓女的字画,也不愿意挂当朝首辅(宰相)马士英的画。可见人心中是有是非善恶标准的。妓女卑贱无疑,正因为平常被人看不起,所以才更加注意自身所作所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有见识的女子不愿意输给士大夫男人。妓女卑贱,但与贪鄙短视、祸国乱政的高官相比,人还是愿意选择妓女的手笔。

  且明末秦淮河边的妓女,能脱颖而出跻身八艳,其才艺之佳,自不必说。想必会带动一个风气,青楼女子纷以学习才艺为时尚。如清代号称无书不观的大学者、扬州人汪中,曾客居江宁(南京),经秦淮妓女马湘兰旧居,感其人其事,写《经南苑吊马守真文》,非常欣赏马湘兰的才华:余尝览其画迹,丛兰修竹,文弱不胜,秀气灵襟,纷披楮墨之外,未尝不爱赏其才,怅吾生之不及见也。汪中对马湘兰的命运给予了高度的理解和同情:夫托身乐籍,少长风尘,人生实难,岂可责之以死?婉娈倚门之笑,绸缪鼓瑟之娱,谅非得已。在昔婕妤悼伤,文姬悲愤,矧兹薄命,抑又下焉。嗟夫!天生此才,在于女子,百年千里,犹不可期,奈何钟美如斯,而摧辱之至于斯极哉!汪中感叹自己命运与马湘兰无异,只不过身为男儿,差无床箦之辱耳!马湘兰不幸落入风尘,饱受催辱,千古之下,却有汪中这样一个隔代知音。

blob.png

  这是过去的风尘女子和江南社会:风尘女子虽身份卑贱,但也要脸;江南人家知道要脸,不攀附贪鄙豪强,宁愿假托妓女,是因为跟马士英这样的坏人粘连丢不起人。

  字为人千里面目,画为人之心迹,要脸的人不随便拿出来示人,要脸的人也不随便张挂夸赞别人的作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culture.guanhuaju.com/a/2018/0113/804457.html

标签:古人 小孩 励志 字画 冯玉 jade冯玉中国行 不像 也不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史上最“成功”的太监,让太后为他生下一子,孩子还当了皇帝 后一篇:堪称史上第一意淫皇帝,竟然跑到昆仑山去把西王母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