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之我是西门庆 惊叹!大色狼西门庆的真爱为何是年老色衰的她?

枯灯石佛

分享人:枯灯石佛

2017-11-14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丁双桥见李桂姐跳过去抵着门,外面一个男的破口大骂着猛力拍门,心说你妹,老子嫖个妓,警察没来抓,嫖客还来捉奸?!

  一晃,已是11月底,西门庆这个月的兄弟会轮到去常峙节家做。

  常峙节家拮据,弄了顿饭吃后也就没有什么耍的,兄弟们也理解,趁天还没黑就散了,西门庆同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这三个有马的就准备再去哪里找点乐子耍。

  这时天上飘飘洒洒的下起雪来,应伯爵欢喜的大叫一声:“啊!2002年的第一场雪!”

1_副本.jpg

网络配图

  “额,不对,那是900年后的事了。啊,哥哥,这个时候回家家里还正在吃饭,我们回去也不好耍,这不下雪了,干脆去窑姐李桂姐家去堆雪人耍!我们也学孟浩然,来一次踏雪寻梅!”应伯爵估计心里也很喜欢李桂姐,每次都是他闹着要去找李桂姐。

  祝实念也支持:“大哥,就听应二哥的去李桂姐那里嘛。你每月20两银子包了桂姐的, 这几个月你都没有去,李桂姐倒乐得清闲自在。”额,李铭老师都才五两银子一个月,这李桂姐包月价都是20两一个月,还是娱乐界的女明星收入高哇。

  谢希大也说去吧哥哥,西门庆禁不住三个哄闹,想想这几个月前段时间为怕官司整天担惊受怕,然后又是打理生意和修家里的花园,还有就是整天陪李瓶儿以及家里大小婆娘,还真没有怎么出去找外面养的女人,于是几个就掉头往东街红灯区去找李桂姐。

  到李桂姐院子里,天刚擦黑,院里已经掌灯挂上灯笼了,只见丫鬟正在扫地,要快关门的样子。

  见这几个客人来,李妈妈和李桂卿迎了出来,在客厅坐了下来一边吩咐厨房准备下酒菜,一边陪着喝茶。

  西门庆就问:“桂姐儿呢?”

  李妈妈很遗憾:“今天是她五姨妈生日,那边一早拿轿子过来接她过去了。”

  西门庆他们反正是来混时间的,就坐了下来:“哦,那我们就在这里耍耍,等她回来吧。额,李妈妈,你看你手里的茶壶,茶都倒来溢出来!”

  李妈妈回过神来:“哎哟!瞧我老胳膊老手的,不灵光啦!”

  李妈妈灵光得很呢,她是因为心慌才手抖的:李桂姐压根就没有去五姨妈那里,李桂姐就在后院一个小阁楼上陪新接的一个客官喝酒耍乐呢。

  原来李妈妈和李桂姐一看西门庆这几个月都没有怎么来,算来空下来一大把接客时间,时间就是金钱啊,何必浪费时间浪费青春呢,青春本身就是拿来消遣的嘛,所以干脆瞒着西门庆又接客,不但接客,前两天还接了一个常客。

2_副本.jpg

网络配图

  这常客是个富二代,杭州丝绸世家丁相公家的二公子丁双桥,有钱啊,来就给李桂姐十两银子两套杭州重工制作的绢绸衣裙,连着睡了李桂姐两晚上,刚才正在李桂儿家喝酒,不提防西门庆他们下雪天都跑起来了,李桂姐赶紧对丁双桥说咱们暂时去后面阁楼上去喝酒玩耍,前院一会警察要来扫黄,我们都是买了保险费的,不过过程要走一下,我们避避。

  西门庆毫不知情,本来也不是非要等李桂姐回来的,所以也是放开来和兄弟伙们喝酒行令,李桂卿则在旁边给他们弹唱助兴,李妈妈又去厨房催菜去了,这时西门庆尿急便起身往后院茅厕去。

  也是合该有事,清清静静的晚上,李桂姐和那个富二代耍疯了,笑声没有压住,就被西门庆听见了,觉得熟悉啊,就去门缝偷看。

  “我靠!为什么瞒着我接别人?!”空中传来许志安的《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

  西门庆气得头上冒烟,大骂着拍门要进去,李桂姐立马闭嘴,只管抵住门,坚决闷声不说话。

  丁双桥见李桂姐跳过去抵着门,外面一个男的破口大骂着猛力拍门,心说你妹,老子嫖个妓,警察没来抓,嫖客还来捉奸?!

  丁双桥哪里见过这样啊,慌得钻床下,嘴里喊着:“姐姐!外边又是你哪个相好的?!你嘛皮你不合理安排好接客时间呀,这是撞台了不是?!”

  西门庆见撞不开门,转身回到前院,喝令跟马的四个小厮:玳安、平安、琴童、画童马上给我上楼来,把这里给砸啦!又闹着要找绳子去把后院的奸夫淫妇给就锁在那屋子里,关尼玛三五天,饿不死他们,看他们出不出来!

  李桂姐听西门庆跑前边去大吵大闹去了,反而冷静下来,安慰丁双桥:“亲!你要习惯这是所有的欢场里常有的事儿!别管他!姐姐我敢开妓院务必我上头没人啊?!你让他在前面闹,反正到时那些损坏的桌椅板凳窗帘碗杯什么的钱你出了就是!来,小哥儿,我们继续喝酒,喝完就碎觉!”

  李桂姐淡定自若的搂着丁二公子继续喝酒玩乐,前面的西门庆则气急败坏的掀桌子踢凳子,玳安平安四个小厮乐得乱砸一气,又听爹喊找绳子去后院锁门,就又准备冲后院。

  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三个见这阵势又好气又好笑,都是常客,不可能让事儿闹大收不到场啊,就使劲拉着西门庆,劝他自古婊子无情天经地义,别较劲啦。

3_副本.jpg

网络配图

  西门庆被三个兄弟生拉活扯的拖出李家院子,扶上马叫四个小厮赶紧送回家去,西门庆气得直是骂,老子每月那20两包银算喂狗去了,老子明天要来扫场子!老子从此不踏进你李家半步!

  这一通大闹后,西门庆在马上骂骂咧咧,四个小厮在雪地里提着灯笼鞍前马后的紧跟着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小厮们叫开门牵了马去下房去了,西门庆则往后院里去,心里还在想老子今天才是气死了,这晚上去哪里睡,找哪个说说今天的龌龊事。

  刚走到后院门,却见门半开,却没有人,西门庆心说这内眷院门怎么半夜门都不关?你妹!别我又看见我家的婆娘也在接客?!

  西门庆躲在暗影里。一会,就见月娘房里的小玉抬着一张桌子出来,摆好香烛,紧跟着月娘也出来了。

  只见月娘穿戴齐整,端端正正的站在桌子前,点燃香烛,然后双手合手,向天轻声祷告:

  “我身为西门家大夫人,与夫君西门庆结婚多年尚无子嗣,实在是大不孝,奈何家里纳妾几个,却至今还是无一子嗣承欢,也因此夫君留恋烟花之地。自从夫君和我不说话开始,我每月吃斋三次,逢七就拜,只为了保佑我夫君早日收心,也保佑我家早添子女,任谁生都可,我都认是我亲生儿女,以让我家官人日后有坟头扫墓之人!耶和华!圣父圣母玛利亚!我的主!啊门!”

  送子观音在半空中一直在招手:“月娘!我在这里,看见我看见我!拜我!拜我!”可惜月娘看不见,月娘闭着眼只管悲伤的念叨着。

  猛地,一个人冲出来紧紧抱住了月娘,吓得月娘睁眼一看,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夫君西门庆 。

4_副本.jpg

网络配图

  西门庆简直是热泪盈眶:刚在情妇李桂姐那里吃了一肚子窝囊气,妈的,连个妓女都敢戏弄我欺骗我!一回家,却见风雪寒夜里,自家明媒正娶的大房老婆情深如许,再一想自己花天酒地浪荡不堪,是个男人哪里会不内疚不充满爱意?

  吴月娘一看抱住自己的是西门庆,便要挣脱,西门庆哪里肯放,两人就在雪地里拉扯。

  吴月娘本是官家小姐,驻清河县部队吴营长的幺女,最初也想门当户对的嫁一官二代,后来还是吴营长眼光长远独到,考虑周全,一看西门庆这出身药材商世家的大好青年前途无量,所以也不计较西门庆是个妻子早死剩下一女儿的鳏夫,把女儿嫁过去做了填房。

  西门庆呢,原本也是个屁都不知道香臭的县城非主流,家里有父母打理生意,然后早早安排自己结婚生女,西门庆每天也是跟一群小伙伴吃喝玩乐赌牌斗鸡,谁知一年之内,父母双亡,接着是妻子死去留下一嗷嗷待哺的女儿,跟着生意上众叛亲离被各色人等落井下石,一时就让西门庆尝尽世间残酷,看尽人性丑陋,好在西门庆本性刚强,奋力拼搏,终于站稳脚跟,并开始多种发展,如果不遭家庭变故,又或者西门庆烂泥扶不上墙,西门庆恐怕也泯于众,更是淹没于历史长河,哪里会成为千古传唱的人物呢。

  正是如此,当西门庆事业稳定下来刚有点起色,有婆子来介绍吴月娘,西门庆自然也希望家门增辉,同时也敏捷的看到这门亲事可以让自己拥有军方背景,并从此通向官场一路,于是马上拒绝了街上杀猪的王一刀的女儿王小妹,立马迎娶了千户之女吴月娘做自己的正室。

  月娘平日里都是举止端庄,慎言践行,虽然这几个月被西门庆冷落备受煎熬,却也不肯在小妾们面前示弱。但毕竟自己一生都已托付给了西门庆,西门庆过往种种,除了随时亮蛋出枪睡女人这一点,西门庆对月娘也是情深意重且绝对信任,所以月娘万般无奈之下,也只有深夜里含泪向天祷告,但求爱人回归,家业平安。

  西门庆踏雪归来,得见月娘一番深情,不由大受感动,抱住月娘都想哭了:“姐姐!我的好姐姐!我西门庆今天不是半夜回来,恐怕到死都不知道你的真情!对不起对不起!”

  月娘一听他这样说,也哽咽了,更是要挣脱:“你是谁?!我不认得的!你是走错地方了吧!我是那不贤良的淫妇,你来找我做什么?!我们不是一辈子不说话的么?!”

  西门庆哪里还在乎月娘说气话,只管抱着月娘往月娘房里走去,月娘还要挣扎,西门庆拉着她的手一把就拉进了屋里。

  进了屋,西门庆赶紧拱手行礼:“好娘子,是我西门庆对不起你,是我不听你的话,辜负你好意。请老婆一定要原谅我!老婆!”

  月娘见西门庆现在掏心掏肺的对自己表达歉意,心里早软化了,早没有恨意了,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生硬怄气。

  “我是你什么人你要听我的话?你也别来招惹我,我就在这屋里自生自灭,你赶紧走,免得我叫丫头赶你走!”

  西门庆见月娘一张圆润的脸上泪痕犹在却不正眼看他,不由得越看越爱,越看越觉得自家这当家老婆真是自己的福分,西门庆赶紧跪了下来,扯着月娘的裙边只是讨好:“姐姐!姐姐!西门庆今天在外面受了委屈,大雪里回家,第一时间就是想来找你倾述的哇!你晓得,小庆庆什么事都爱找你呀!你一定要原谅小庆庆!小庆庆永远是你的小亲亲!”

6_副本.jpg

网络配图

  月娘被西门庆这萌萌哒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只好喊小玉进来。

  西门庆见小玉进来,也不好意思,连忙站起来,一时找不到理由喊小玉出去,顺口就说:“小玉出去院子里把那桌子搬回来。”

  小玉笑眯眯的回到:“爹!桌子早搬回来啦。额,好,我再出去搬一次。”

  西门庆见小玉出去了,又跪下来抱月娘的脚求情,一个劲的叫姐姐啊姐姐,小庆庆最爱月娘姐姐么么哒!

  月娘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唤玉箫给爹倒茶,转身到椅子上坐了下来,西门庆这才跟着坐下。

  月娘这才问西门庆,今天去外面什么事气着啦,西门庆就把今天在李桂姐家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说:“我发誓我再不去她院里啦!气死我了,我还每个月出20两银子包的她!”

  月娘说:“你去不去,还是要看你自己。不过你也不想想,她就是做皮肉生意的,你不去,她肯定要接其他汉子呀,虽说你出了20两包银,可你怎么管得住她?务必要弄张铁皮把她包起来还是买把锁锁她比?还是又娶回家做小老婆?你前面已经娶了她姨妈李娇还有卓二姐这两个窑子出身的,难道还要往家里增添失足妇女么?你干脆办一个失足妇女收容所好了。”

  西门庆早已心不在焉,西门庆一向是身随心动,心一动就想啪啪啪,于是他嘴里答应着:“是,姐姐说得是,姐姐说得对!”一边就打发丫鬟出去,然后拉着月娘上床,就要脱月娘的裙子,月娘便和他拉扯,不要脱。

  月娘又好气又好笑,只管骂西门庆坏人。

  坏人西门庆心想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姐姐,让我一次坏个够。

  一把就推倒月娘。

  西门府内静悄悄。

  这便是:

  拜天诉尽衷肠事

  无限徘徊独自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culture.guanhuaju.com/a/2017/1114/798654.html

标签:游龙戏凤之我是西门庆 西门庆大战潘金莲 西门庆大战潘金莲性史 西门庆 双桥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唐朝最重要的军事力量 为何在后面却毫无战斗力 后一篇:《明朝那些事儿》居然漏写了这么重要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