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作品真迹 《万历十五年》真是一部诡异的作品 这么不严肃!

孤独蝶行

分享人:孤独蝶行

2016-06-07 | 阅读:手机版

已故著名华裔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是一部诡异的作品。整部书描写了明朝万历年间的几个人物的故事,从万历皇帝本人到他的两任首辅(张居正和他的继任者申时行),他最著名的军事将领(戚继光),明朝最为后世称道的官员(海瑞),和一位有点近乎癫疯的诗人加哲学家(李贽)。全书读起来就像传记小说,而不像一部严肃的历史学作品。

这本书的英文书名,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就更是让人费解。书的英文书名直译过来就是《1587:无关紧要的一年》。其实,黄仁宇先生是想用他的书名来暗喻一个“deep irony”,并以此来表达一个极其深刻的理解。黄仁宇先生希望我们在看完了这些人物小传后,能掩卷而思,幡然顿悟出一个他并没有直接说出来的极其深刻的理解:一个王朝的溃烂和衰败可能并无特定的起点,因而通常是深藏不露的。在看起来依旧祥和的太平盛世背后,整个体系可能早已病入膏肓,无力回天。

而那些为历史学家和我们津津乐道的具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大失败”,比如明满辽东之战(1618~1619)、鸦片战争、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第一次中日战争、西法战争(1635~1649)、西班牙在西班牙王位之战(1701~1714)中的失败、法国大革命等等,都只是向外部世界和一个国家的精英最后证明一个王朝的溃烂而已,所谓的“未战先败”。

19-1510140KG7.jpg

因此,对一个王朝国家来说,年年都可能是“万历十五年”。正如黄仁宇先生在结束他对1619年明满辽东之战的讨论时写到:“它(明军在辽东大战中的惨败)是明王朝的官僚制度及其日常运转所招致的不可避免的结果。”用吴思先生《潜规则》里的一个妙语来说,一个国家常常是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崇祯死弯”,而即便崇祯皇帝后来再励精图治也拐不过来这个死弯了。

我猜,这背后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一个王朝制度下,即便是唐太宗这样圣明的皇帝也不可能什么都管,更不可能什么都管好。因为满朝文武官员都只是对皇帝负责,无须对人民负责,官员们欺上瞒下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吴思先生在他的《潜规则》一书中,用一句大白话说出了这一振聋发聩的深刻洞察:“老百姓是个冤大头;皇帝也是个冤大头。”而如果皇帝或最高统治者不对劲的话,整个国家的治理体系就将完全丧失纠错功能,无论这个国家有多少能臣和忠臣。更糟的是,如果最高统治者不对劲,能臣和忠臣即便有,也通常会遭到打压、贬黜,甚至酷刑处死,因为在一个王朝制度下,官僚体制的规则是逆向淘汰,而不是正向淘汰。再引用吴思先生《潜规则》中的一句大白话:“消灭好官,培养贪官。”

标签:万历十五年作品真迹 严肃作品 严肃的作品 王朝 万历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为什么女妖精普遍认为 嫁给唐僧好过吃唐僧肉? 后一篇:不要再骂潘金莲 她也是一个可怜的被欺压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