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唯一一例受到现金奖励的战斗:夜袭阳明堡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6-02-08 | 阅读:

  提起八路军在抗日战争初期的著名战役,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阳明堡机场夜袭战。这次战斗炸毁日军飞机24架,书写了抗战中最为辉煌的一段传奇。

  1937年10月,日军在平型关吃到苦头后,便调整了作战部署,从平型关与雁门关之间的茹越口一举突破晋北防线,气势汹汹地沿同蒲路扑向太原。国民党集中了31个师、13个旅,28万多兵力,在忻口设防,拉开了忻口会战的帷幕。

  与几乎所有会战前期一样,正面战场上的国民党军队抵挡不住日军的猛烈冲击,不得不节节败退。在城市、乡村,到处都可以看到那些穿灰色军装的大兵,他们三五成群,倒背着枪,拖着疲惫的身躯,或打家劫舍,或偷鸡摸狗,枪声一响,跑得比谁都快。

  而此时,八路军总部从10月上旬开始,连续发出十几封电报,指挥所属部队有条不紊地开展“截断敌人后方交通,打击来援之敌”作战,积极配合正面守军作战。陈锡联领导的第129师第385旅第769团,就这样大踏步地走上了抗日战场的大舞台。

  陈锡联当时刚满22岁,虽说年轻,但资历却不浅。他14岁参加革命,凭着勇猛机智果敢,18岁任团政委,20岁长征时已经是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0师师长了。战争对他没有丝毫陌生,他本来就是从战争里打出来的,抗日战争又给了他一个青史留名的机会。

  10月中旬,第769团进至代县以南的苏郎口村一带活动。苏郎口村是滹沱河东岸的一个不小的村庄,顺河南下便是军事重镇忻口。此时,忻口会战激战正酣,隆隆的炮声犹如大地深处的闷雷隐隐传来,天空中不时有日军的飞机尖叫着掠过,机翼上太阳旗的标志格外刺眼。

  望着天空中肆意横行的侵略者,陈锡联陷入了沉思:从敌机飞行起落的频率和规律看,附近一定有敌人的机场。

  果然,侦察员报告在隔河10来里外的阳明堡镇有个日军简易机场。

  机不可失,首战必胜。陈锡联决定端掉敌人的“机窝”,便带上三个营长和几名作战参谋摸到了滹沱河边。

  登上山峰,举目远眺,东面是峰峦层叠的五台山,北面内长城线上矗立着巍峨的雁门关,西面的管岑山在晨雾的笼罩下绰约可见。

  2营营长谭德仁突然叫道:

  “快看!飞机!”

  大家不约而同地举起望远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对岸阳明堡的东南方一群灰白色的敌机整齐地排列在机场,机体映着太阳光,发出刺目的光芒。

  正当他们仔细观察机场周边的情况时,一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只见此人衣衫褴褛,打着赤脚,神情紧张地向他们走来。

  应该是附近的老百姓,大家立即迎上去打招呼。可这个人却抱头蹲地,吓得直哆嗦。

  陈锡联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和蔼地说:

  “不要怕,我们是八路军,是来打鬼子的。”这个人一脸疑虑地看着陈锡联,哆嗦着嘴唇说:

  “老总……”

  经过一番耐心细致的工作,此人的紧张感消除了。原来,他叫赖保三,就住在附近。不久前被鬼子抓到机场做苦力,每天从早累到晚,不仅不给饭吃,还经常挨打受骂。他实在受不了折磨,便趁鬼子不注意逃了出来。

  陈锡联与3位营长交换了一下眼色,问他是否熟悉机场的情况。

  赖保三马上说:从修建机场到现在,他一天都没离开过,对机场里里外外非常熟悉。机场位于阳明堡镇南侧5里之小茹解、下班政、小寨、泊水4村之间。里面共有飞机24架,白天起飞去忻口、太原轰炸,晚上全部返回,停放在机场的东南侧,成3列停放,每列8架。守卫部队是日军香月师团的一个联队,大部分住在阳明堡镇。机场里只有一小股警卫部队和地勤人员200余人,集结在机场北端。机场周围设有铁丝网,防御工事粗糙,仅有一些简单的掩体。日军虽然对进入机场的各个路口警戒很严,盘查很细,但对机场周围疏于戒备。

  真是天助769团,赖保三提供的情报让陈锡联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标签:机场 日军 飞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突然在世界消失的四大神秘古城:揭秘世界著名废都 后一篇:怎样评判豫湘桂战役:抗日战争中最大的军事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