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鲍之交:中国历史上第一对不是兄弟的生死之交

雨漫天

分享人:雨漫天

2016-02-01 | 阅读:

  在我中华民族的所有族群里,兄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关系。

  在以农耕文化为依托的古代,生产力还极为低下,人们衣食住行的一切,基本上都离不开团队的合作。春秋的那个时代,奴隶社会正在朝着封建社会转变,以家族为基础的生产单位,就是封建社会的特有产物。一个家族兄弟的多寡,将对这一家族的兴旺与衰竭,产生巨大的影响。对内,由于兄弟的相互协作与共同努力,将是对家族收益的极大回报;对外,兄弟同心力可断金,面对野兽的入侵,自然灾害的侵蚀,以及其他家族的欺辱,都是坚不可摧的有生力量。

  兄弟,在我中华民族的传承中,一直都产生着不灭的影响。

  随着时代的进步,生产力的发展,生产生活资料的大量增加与不断交易,人与社会的接触,也在不可逆转地增大增多。同时,有着同样性情、爱好,或者互补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交往,也在不可扼制地产生。人们会在不经意间产生感情,会用眼神的流转表达情感的真挚,不知不觉中,牵挂与思念会从心灵底处陡然闪出。于是,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人间真情,也在我中华社会中不断流转。

  这样的故事和这样的人,影响着我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热血男儿。

  管鲍之交,就是这一事例的典型。

  桃园三结义,更是将这样的事例推至巅峰。

  他们真的不是兄弟,但的的确确胜似兄弟。

  管,就是管仲;鲍,则是鲍叔牙。

管鲍之交:中国历史上第一对不是兄弟的生死之交

  人们常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就一直不大以为这是真理。很多时候,爱你没商量,恨你,也没道理。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人爱另一个人,还真是爱得哭天抢地,如果要问他一个为什么,还真是无踪可寻;但是,不说恨一个人,至少,无缘无故地讨厌一个人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真要问一个为什么,回答多半会是:不为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呗。

  这不顺眼的事例,恐怕,我们所有的朋友,都碰到过吧?

  我查过很多资料,发现鲍叔牙对管仲的爱……或曰好吧,就真的有那么一滴滴儿——爱你没商量。

  管仲和鲍叔牙很小的时候,就是朋友。这样的朋友,恐怕就是我们常说的两小无猜的朋友。也许这就如同今天的两位同村的孩子,年龄相当,性情相投,常常在一起玩耍,做一些孩子们常做的调皮捣蛋的事情,比如去小溪里捕鱼虾,爬老树上掏鸟窝……如此种种。

  也许,在那个时候,还是孩子的鲍叔牙对管仲就是疼爱有加。当两人逐渐长大,应该做一些正事的时候,鲍叔牙又主动提供帮助。从已知的资料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管仲少时家贫,鲍叔牙为了帮助他,就提出合伙做生意。

  管仲当然高兴,合伙做生意是可以的,但是管仲家贫,没有投资的资金。

  鲍叔牙真的是那种帮人帮到底的好同志,所有的投资,全由鲍叔牙一人承担。这哪里是合伙做生意,分明就是独资经营嘛。不对,我们的理解都有误,赚钱之后,管仲拿大头。

  这让鲍叔牙的手下非常不爽:分文不出,竟然还拿大头,当仁不让不说,一句客气话都没有,这管先生不仅生性贪婪,而且人品也不敢恭维。

  鲍叔牙却批评手下:你们知道啥?管仲家贫,而且还要养母亲,多拿一点算什么,都是我自愿的。

  呵呵,说得好,还真是自愿。

  随后,管仲和鲍叔牙又同时从军,冲锋的时候,管仲总跑在最后,撤退的时候,他却跑得最快。管同志可能个头较小,腿短,冲锋的时候,自然就跑在后面;撤退的时候呢,他本就在最后,一个转身,当然就跑到了最前面。

  鲍叔牙疼爱他,其他的士兵可就没有那么好的涵养,当然就破口大骂:管仲,你小子贪生怕死!

  鲍叔牙则即刻维护:管仲不是怕死,是他家有老母,保护自己,是为了侍奉老母。

  这话其实没有一滴滴儿的说服力,管仲家有老母,难道其他士兵家里就没有?

  他有责任义务侍奉老母,其他的士兵也有嘛。

  后来,有文人就说了,鲍叔牙如此维护管仲,并为他掩盖缺点,是鲍叔牙看重和爱惜管仲这个人才。我倒不这么认为,这样的事情,就是我前面说的,爱他没商量。

  说不准,这世界还真有无缘无故的爱。

  所以,管仲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牙矣。

  不过,我倒是认为,把“知我者”改成“爱我者”,恐怕更为贴切。

  后来,这俩哥们儿运气好,竟然同时混进了齐国的中央领导层。唉,也不知古代的中央队伍,是一个什么样的选拔制度?俩小子一不留神,居然就混了进去。而且,好像那个时候的工作还可挑可选,想干什么或愿干什么,任由自己挑选……甚至不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和质疑。

  当时的齐国,老国君死矣,公子诸继位,就是齐襄公。这位公子诸,估计与普天之下的公子“猪”,没有太大的区别,吃喝嫖赌样样都会,而且还流连忘返兴趣盎然。只有一样他不会,政事不会,并且毫无兴趣,从来就不端端正正瞧上一眼。

  公子诸没有儿子,但有两个异母弟弟,一个是公子纠,另一个就是公子小白。于是,管仲就对鲍叔牙说了:我看这齐襄公正事不做豆花蘸醋,要不了多久,齐国内乱不可避免。齐襄公没有儿子,今后继位的不是公子纠,就是公子小白。不如咱俩一人辅佐一个,今后无论谁当国君,咱哥们儿挤进领导层应该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咦,这主意好。目标明确而远大,高瞻远瞩。鲍叔牙双手赞成。

  于是,管仲就当了公子纠的老师,鲍叔牙就去为公子小白任教。

  这哥儿俩的运气,还真让广大劳苦大众羡慕!

  随后,这俩哥们儿看清了国内形势,就瞅准一个机会,各自带着自己的学生奔逃外国。一个去了鲁国,因为公子纠的母亲是鲁国人,另一个去了莒国。

  公元前685年,公孙无知杀齐襄公,自立为君。不到一个月,雍林人杀公孙无知。

  呵呵,这位无知,还真是无知。以为那君位好坐?一个没有留神,便什么也无知矣。脑袋都没有了,又如何“知”嘛?

  从古至今,我们都知道一个非常明确的道理:国不可一日无君。

  一时间,齐国上下,一片混乱。

  这个时候,可望登上君位的,有两个合适的人选:一为避难于鲁的公子纠,一为避难于莒的公子小白。纠的母亲是鲁国女,鲁自然成为纠的强大外援,又有管仲、召忽的辅佐,因而纠具有争夺君位的最为优势条件。小白与齐国正卿高傒从小相好,齐国的大贵族高氏、国氏自然就成为小白的得力内应,加上鲍叔牙的帮助,因而足以与纠抗衡。

  呵呵,这位管同志的眼光还真的准确,有资格争夺齐国老大的还真是那俩哥们儿,公子纠和公子小白——这可是亲哥们儿呢。

标签:管仲 公子 齐国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北宋开国将领石守信怎么死的?石守信活了多少岁 后一篇:妇好:是第一个女将军同时第一个招募死囚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