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爱情诗是哪首?中国最美情诗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5-12-29 | 阅读:

  最早的情诗是哪首?秦始皇一把火把《诗经》、《书经》和各个学者著作统统烧毁,此后如果还有几个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暗自谈论这些书本的,就要陈尸于闹市示众。由于皇帝什么也不怕,只怕病与死,活着一天还要吃米谷蔬菜,总算留下医药、卜筮、种树(指农业方面)之书。卜课的书本为什么还要留下呢?因为皇帝是受命于天的天子,逢到自己难以判断的吉凶祸福,就得向天神求教。

  既然如此,今天为什么还能看到《诗经》和《书经》?真实的情况现在已经没法说得清楚,说得清楚有这样一点:其中一部分靠口耳相传保存下来,后来又通过文字将它记下。如果要找书面的底本,图书馆里很难找到,可是却藏在老百姓的口齿之中。尽管秦始皇可以倚仗权力把书本烧毁,毕竟无法封闭天下黔首的口耳,可惜当时没有录音机,无从听到歌唱时的方言和音调。

  一首《关睢》的原义,后代学者说法纷歧,有的说是写文王想念他的未婚妻姒氏;有的说写姒氏为文王得到妃嫔而高兴,即颂扬姒氏宽容不妒,等于为多妻制强作粉饰。清人姚际恒《诗经通论》说得好:“夫妇人不妒则亦已矣,岂有以己之坤位甘逊他人而后谓之不妒乎?此迂而不近情理之论也。”随着多妻制的出现,很难使妇女不产生妒忌心理,除非她是个麻木不仁的人,清代俞正燮就说过妒非妇人恶德的名言。

  晋代谢安想娶妾,他的夫人刘氏不答应,谢安侄子便以《关睢》宣扬妇女不妒忌为理由来说服她,她问《关睢》是谁写的,答道:“周公”。她说:“周公是男子,当然这样宣扬,若使周姥(周公夫人)撰诗,不会有这样话的。”(见《艺文类聚》)谢夫人的话说得很幽默很公道,可算得是维护女权的前辈,真正的幽默也必具有说服的力量。《关睢》决不是周公撰的,但《诗经》的绝大部分是男人所写,历代解释《诗经》的学者也多是男人,因而难免站在男性立场上说话,像上述姚际恒那样已经难得。

  那么,这首诗究竟是什么样的诗?情诗!《诗经》中的情诗多得很,《关睢》列在第一首,姑且当作最早情诗,也用不着再在文王、姒氏身上钻牛角尖,而且,果真是文王想念未婚妻之诗,还是情诗。《诗经》中“君子”的概念弹性很大,因诗而异,不过总是指有人格的上等人,《关睢》中的那个君子,姑且说他是一个少年书生。诗的地点是西北水乡,睢鸠也有以为即鱼鹰,据说雌雄有固定的配偶,也跟鸳鸯相似了。它在水滩上张着翅膀呼唤伴侣,即是求偶,长长短短的荇菜随风飘浮。这样的景物本来很平常,可是一进入这个斯文青年的眼里,感情上就起了不平常的本能性的反应。

标签:诗经 情诗 琴瑟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你可知那句“待我长发及腰”原诗有多美?! 后一篇:范仲淹《渔家傲·秋思》古诗原文意思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