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两只大老虎互掐 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橘子味道

分享人:橘子味道

2015-12-28 | 阅读:

窦婴,汉文帝窦皇后的堂侄,借着“七国之乱”,官拜大将军,封魏其侯;景帝时,风头更劲,朝中无人敢与之争锋;武帝初官至丞相,俯瞰天下。

田蚡,汉景帝王皇后同母异父弟弟,武帝时先后任太尉、丞相,一度曾“权移主上”,权力看似比皇帝外甥刘彻还大。

这两位,在汉文至汉武期间,是绝对的朝中两只花斑大虎,其势威猛无以言说。两位论起来还是亲戚,但这关系梳理起来有点费事,按现今关中民间的习俗论,窦婴当是景帝刘启的姑舅表兄弟,王皇后便是窦婴的表嫂;田蚡呢,从王皇后这儿论,他算是景帝刘启的小舅子。这样一来,窦婴与田蚡也就沾上了亲,也可算作表兄弟了。

这一对表兄弟,各带一条走狗——窦携灌夫、田牵籍福,一时此逢迎彼,一时彼仰仗此,各怀心机,相互掐架,此起彼伏,严重时二人撕咬得血丝呼啦,争权斗势到最后,却终落得两败俱伤,谁都没有好下场。

窦婴因窦太后得势的时候,田蚡还仅仅是个无人留意的小角色。所以,这时的田蚡,以巴结讨好窦婴为要。《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载:“未贵,往来侍酒魏其,跪起如子姓。”田蚡未发迹之前,经常跑到表哥窦婴家里来陪酒献媚,见了窦便作揖磕头,恭顺得就像窦婴是他爹。

时间到了汉武刘彻当政期,由于姐姐王太后的因素,田蚡眼看即将迎头赶上窦婴。窦婴做丞相,田蚡任太尉,用田蚡的跟班籍福的话说:“太尉、丞相等尊耳。”太尉和丞相是平起平坐的。田蚡从此开始不用再对窦婴那么俯首帖耳了。

汉武初期,江山拿事的人是太皇太后窦氏,可窦田两人都把宝押在年少的皇帝和他母亲王太后身上,太皇太后提倡黄老,他二人却跟着皇上要尊儒,结果窦老太太生气了,一块免职,两人同时赋闲在家。

但明显的发展趋势是,窦老太太渐渐昏聩老去,王太后则正当壮年,汉武在冉冉升起,黄老气息奄奄。此刻,论起亲疏来,田蚡有王皇后这座大靠山,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窦婴则随着姑妈窦氏的归天而无枝可依。

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年),窦太后去世,田蚡凭着姐姐王皇后而得势,坐上了丞相之位,“天下士郡诸侯愈益附武安。”群小众星捧月般追随其后;相比之下,“魏其失窦太后,益疏不用,无势,诸客稍稍自引而怠傲,唯灌将军独不失故。”魏其侯窦婴没了窦老太太的保护伞,注定不被重用,渐渐失势了,连原来自己的门客都对他爱答不理起来,就剩下一个灌夫还挺忠实于他。窦与田的角色来了个乾坤大转换。

标签:丞相 皇上 皇后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郑成功少年时被赐国姓 与父决裂坚守自己朱姓 后一篇:那些受尽酷刑折磨的古代名人 比凌迟更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