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钟情成都:美好生活激发他们的创作灵感

雨漫天

分享人:雨漫天

2015-12-10 | 阅读:

  成都是一座诗歌写就的城市,诗为一代之盛的唐朝,更是写留下了无数与成都有关的优美诗篇。初唐四杰、李杜、王孟、高岑、李商隐、贾岛……都在成都留下了自己的诗意与情怀。

  韩愈在《城南联句》中提到“蜀雄李杜拔”,很早就将李白、杜甫在成都的居住和他们的诗歌造诣联系起来。本报携手杜甫草堂博物馆、成都图书馆推出的“我们一起读唐诗”系列活动中,今日邀请到了杜诗研究专家王飞为读者讲述唐代诗人在成都的故事。

  清新草堂生活

  让杜甫一改沉郁顿挫诗风

  “杜甫的巴蜀生涯长达八年多,在成都两度居住,实际在草堂居住了三年九个多月。”杜诗研究专家王飞向记者介绍道,公元759年腊月,为避安史之乱,杜甫一家由陇右入蜀,抵达成都,暂住浣花溪附近一座古寺。当时的成都经济较富庶,杜甫在《成都府》一诗里描述了他对成都的第一印象:“曾城填华屋,季冬树木苍。喧然名都会,吹箫间笙簧。”诗人萌生了定居安身的愿望。

  “杜甫为成都的自然地理环境做了很多描述,为成都全面画像,为成都留下了宝贵的文献财富。”王飞告诉记者,杜甫寓居草堂的日子是快乐的,令诗人“眼边无俗物,多病身也轻”。这个时期,杜甫创作了大量田园诗歌,田园、农舍、邻里、妻儿的生活趣事尽入笔端。其《为农》《江村》《有客》《狂夫》《田舍》《野老》《南邻》等写出了诗人的闲适自然。“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做钓钩”的生活情趣跃然纸上。这种轻松的诗歌是杜诗中很少见到的。成都气候温润,经常夜间下雨,滴滴雨声敲打着诗人的心田,“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著名的《春夜喜雨》应运而生。“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杜甫在草堂作的绝句四首、《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等诗歌,描绘了草堂一带多姿多彩、清新自然的景观。草堂生活让杜甫一改过去沉郁顿挫的诗风,诗人形象也因此而更加丰满。

  身居草堂的杜甫心怀天下,写出了反映底层人民疾苦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传世名篇。“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名震中外与日月齐光的千古绝唱。中华仁爱伦理的光辉,穿越时间空间照亮我们的心灵。

唐代诗人钟情成都:美好生活激发他们的创作灵感

  成都至今保留着的“人日”民俗,是由杜甫与唐代著名诗人高适的唱酬故事演绎而来。高适在蜀州刺史任上时因想念杜甫,曾作《人日寄杜二拾遗》寄赠杜甫:“人日题诗寄草堂,遥怜故人思故乡……今年人日空相忆,明年人日知何处?”杜甫当时未及酬答,离开成都后整理文稿时发现此诗,此时高适已故,杜甫睹物思人,悲情满怀,挥毫写下《追酬故人高蜀州人日见寄》:“自蒙蜀州人日作,不意清诗久零落。今晨散帙眼忽开,迸泪幽吟事如昨。”

  为纪念两人的友谊,后人便选择在“人日”游草堂,雅会吟诗,延续至今,现已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秦川得及此间无”

  李白对成都情有独钟

  王飞告诉记者,中国诗坛上,不仅诗圣杜甫与成都有着割舍不下的情缘,诗仙李白同样与成都有着不解之缘。李白少年时读书学道,信仰道教,其诗歌深受西汉司马相如《子虚赋》等辞赋艺术影响。李白25岁出川远游,61岁时去世。才华横溢、豪迈不羁的李白堪称上天的宠儿,相比杜甫的诗直到后世才逐渐被认识其重要性,获得“诗圣”美誉,李白40岁出头就因诗才太高,被当时的文坛泰斗贺知章称为“谪仙人”。有学者考证后认为,李白青少年时代曾在青城山学道。在成都城区时,他则住过东大街附近的青莲巷(即现在青莲街)。

  李白在成都登过散花楼,瞻仰过司马相如琴台、扬雄故宅,写下了《登锦城散花楼》《白头吟》等诗。青年李白在《登锦城散花楼》中写道:“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金窗夹绣户,珠箔悬银钩。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今来一登望,如上九天游。”全诗言辞华丽,折射出散花楼的美轮美奂。《白头吟》中李白写道:“锦水东北流,波荡双鸳鸯。雄巢汉宫树,雌弄秦草芳。宁同万死碎绮翼,不忍云间两分张……”在他的笔下,对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历史故事作了深刻开掘,表达了对封建社会妇女悲惨命运的同情与关怀。李白对成都情有独钟,在《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中,他盛赞成都:“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对成都的喜爱溢于言表。

  唐代才女薛涛

  为创作诗歌特制“薛涛笺”

  说到与成都有关的唐代诗人,不能不提薛涛。王飞介绍,薛涛约生于768年,卒于832年。长安(今陕西西安)人。父亲薛郧在四川做官,幼年薛涛随父来成都生活。薛涛是唐代女诗人中存诗最多的名家。她的诗视野甚宽,有边塞诗、爱情诗、述志诗、咏物诗等,艺术构思巧妙,用语灵动,受到当时诗人白居易、元稹、刘禹锡、杜牧、王建、武元衡、段文昌等人的喜爱叹赏。后世主流评价亦高。薛涛的诗作短小精致,为创作这些诗作,她还制作并给后人留下了著名的“薛涛笺”,“薛涛笺”又称“浣花笺”,在唐代为文友相赠名品。

  薛涛的诗,不仅如世所传诵的《送友人》《题竹郎庙》等篇,以清词丽句见长,还有一些具有思想深度的关怀现实的作品。“平临云岛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这首诗为一直享有很高评价的薛涛《筹边楼》。明代钟惺曰:“教戒诸将,何等心眼,洪度岂直女子哉,固一代之雄也!”清人纪昀曰:“如《筹边楼》诗云云,其托意深远,非寻常裙屐所及。”

  成都魅力大 吸引众多唐代诗人

  唐代诗人与成都的故事不胜枚举。除了“初唐四杰”王勃为成都留下过“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千古绝句外,还有很多的诗人来成都。

  贾岛来到成都,为西府海棠林写下“昔闻游客话芳菲,濯锦江头几万枝。”想必他从未见这么大规模的海棠林,才惊讶地感叹“纵使许昌持健笔,可怜终古愧幽姿。”李商隐出差到成都,这里的美酒令他陶醉:“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不过,李商隐最终没在成都终老,边塞诗人岑参罢官后却客死成都旅舍,他生前对成都的美酒也赞不绝口:“成都春酒香,且用俸钱沽。”诗人张籍则用“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的诗句,描述了当时成都酒家的兴盛。

  成都在唐诗里留下了太多印记,如果你有心,一定可以沿着诗歌的小径,重返诗意盎然的唐代成都,和千年前的诗人们相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成都 杜甫 李白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唐代文人“催新娘”要写诗:状元卢储如何催? 后一篇:罗斯福经典名言:人生就象打橄榄球一样不能犯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