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楼梦》中的痴情女儿们都被什么所误?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5-09-11 | 阅读:

  《红楼梦》中有许多美人角色被自己的个性所误:痴丫头傻大姐“误”拾绣春囊;呆霸王薛文龙情“误”思游艺;潇湘子林黛玉“误”剪香囊袋等,这些“误”都是主观驱动,而不是客观所迫。有一段“脂批“是这样总结《红楼梦》中的美人;“黛玉一生是聪明所误,宝玉是多事所误,阿凤是机心所误,宝钗是博识所误,湘云是自爱所误,袭人是好胜所误……。脂批中的总结画像是否恰如其分?笔者通过再阅《红楼梦》,现分析如下,不妥之处,敬请斧正。

  黛玉是被聪明所误?第二回介绍黛玉;“聪明清秀”就是出处根源,“读至凡书中有‘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可见心思之细腻;“抛父离京都”到得贾府,“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都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可见行为之谨慎;贾母问黛玉念何书,黛玉回道:“只刚念了《四书》”,她又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读的什么书,不过是睁眼的瞎子罢了。这明显是多余之语,自然自讨没趣,碰了一鼻子灰,惹了一句搪塞之词。这显然与她“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相悖离相龃龉,于是当宝玉问她“妹妹可曾读书”,她立即回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许认得几个字,其反应之敏捷,“随机应变信如神”也,这不是“聪明”,什么还叫聪明,但是她正是被“聪明”所误。因为那只能是小聪明,不是生存的大智慧,她注重的是生活中的小细节而忽略了生命中的大环节。


  宝玉是多事所误?宝玉的《终身误》终身与人生事业的终身极易混淆,如何区分辨别:一生事业用终生,切身大事用终身,故有受用终生,终身大事二词。终身大事指关系一生的大事情,多指婚姻,在《终身误》中就是专指儿女私情婚姻大事: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美中不足今放信,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前一句照应着“梦兆绛芸轩”之情节: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前盟;第二句呼应着“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之情节: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是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后一句关键在“美中不足”四字上,呼应着“开卷第一回”: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持,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八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生悲,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纵然”“意难平”就是“误”的核心真谛。终身误,误了宝玉的终身大事;误了宝玉的终身幸福;但是宝玉也从这里“误”中“悟”了,书中有特回云:宝玉悟禅机。黛玉不禁笑道:“这个人竟悟了”。觉悟,觉是一个瞬间动作,悟是过程动作,有人参禅,有人悟道,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顿悟,也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渐悟。宝玉神游太虚时,“警幻见宝玉甚无趣味,因叹:痴儿竟尚未悟。悟哪是那么轻而易举小菜一碟之事啊,贾惜春也有悟:将那三春勘破。得到的是虚花悟;宝玉本是凡心偶炽,俗念萌生,“也想到人间去享一享荣华富贵”,然后他被携到了“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后又“游幻境”,警幻仙姑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许以佳人,“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历饮馔声乐之幻”,只“冀将来一悟”,这些人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宝玉悟,宝玉感到“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而后顿悟,悬崖撒手。这可谓:雾中有误,误中解悟,悟中得焐。

  阿凤是机心所误?这个不消多费唇舌,大费周章,《聪明累》说得再明白不过: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她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终局是“哭向金陵事更哀”。

标签:宝玉 红楼梦 终身大事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红楼梦中的《终身误》误了谁的终身? 后一篇:桃园结义是真是假?三国史上并没有记载桃园结义